谢振南不要欠女人的债-我是九爷0条评论

2019年04月15日   分类:全部文章   5人浏览

谢振南不要欠女人的债-我是九爷

谢振南

1
李玉栋没想到,当徐梦面对自己出轨还和外面的女人有了孩子后,竟然没吵没闹,主动提出了离婚。
李玉栋觉得徐梦的反应不应该这样,虽然徐梦是大家闺秀,有文化有教养,但这事儿不比其他,这事儿能让天底下所有女人都抓狂、崩溃、歇斯底里,瞬间反目成仇。
无论如何,他跟徐梦也是十几年的夫妻了。
更关键的是,徐梦对他不仅有夫妻之情,还有提携之恩——没有徐梦和她的家庭背景,就没有李玉栋的今天。
所以李玉栋都想好了,如果徐梦闹,就由着她闹,打也好骂也好,怎么都好,只要徐梦不把这事儿捅出去,同意离婚,让他给徐梦跪三天都成。
多么低三下四都没关系,只要能把后院的火熄灭在这套房子里,熄灭在他和徐梦之间。
到底,李玉栋也是一镇之长,主持着一个镇的工作,是个有身份的人。
按说,李玉栋还是想继续进步的,不该在这个时候让家庭生出变故来,但李玉栋也没别的路走,外面的女人周琳琳不仅怀孕了,还是个男孩。
而李玉栋已经四十了,没有孩子。
徐梦身体有问题不能生,当初李玉栋就是知道的。
但当初他也没介意,他的态度是,可以去领养一个的。
当时李玉栋介意的,就是徐梦爹妈能否让他这样一个寒门庶子,做徐家的女婿。
那时徐梦的爸还在位,分管农业的副县长。
但事情都是在发展中变化的,现在徐梦的爸早已退休赋闲在家,两耳不闻窗外事,而李玉栋人过中年,开始介意子嗣了。
也去福利院看过几次,但总觉得领养哪个都不合适。
说到底,还是那点雄性激素的本能在作怪,怎么着都想千方百计留下一点自己的血脉。
从这个角度,刘玉栋觉得,在这个天大的错里,他到底,还是有那么一点值得原谅的。
但同时,他又明白,他最不可原谅的也就是这点——他是铁板钉钉承诺过徐梦可以不要孩子的。再说白点儿,他是心甘情愿要拿这个承诺去换取他人生的荣华富贵的。现在荣华富贵到手了,他却要推翻承诺了。
这就是欠债啊。还是,巨债。
而现在徐梦不仅主动提出离婚,还跟李玉栋说,她绝不会把他干的烂事捅出去的。
李玉栋简直觉得跟做梦一样,想好的各种艰难应对都落了空,一下子,他有一点失重的茫然感,觉得不太像真的。
最后李玉栋还是忍不住强烈好奇,问徐梦,真的就这么放过我了?真的不恨我?
徐梦抬起头来看他良久,恨。但不想折腾,丢不起那人。你不也就拿捏准了这一点吗?
李玉栋的脸腾地红了。
徐梦太了解他了。他之所以最后还是决定把真相告诉徐梦,就是赌了这一点,赌徐梦为了面子,不把脸皮撕破,不把事情闹僵。
修养达不到的高度,有时候为了保住面子就能达到。尤其,徐梦在县法庭工作,是政法人员,对面子看得更重。
也由不得她不看重。
就这么,李玉栋借了这唯一的底牌,计谋得逞。
但虽然赌赢了,是晚,李玉栋还是出了好几身冷汗——这件事太大了,能这么收场,李玉栋还是觉得,是老天的眷顾。
2
俩人很快去办了离婚手续。在财产分割时,李玉栋略微踌蹰了一下。
家里存款房子什么的,他是口头承诺过都给徐梦的,徐梦的协议书也是这么打印的。但真正要白纸黑字地签名的时候,他脸都憋红了,鼻尖儿全是汗。
手也一直抖。三个字写了半天还没写利索。
现在不比从前,党风廉政建设抓得不是一般的紧,连报个餐费都为难,更不用说做什么大手脚了。他这个堂堂镇长,一年到头连带各种边缘性补贴也就能挣个五六万。
而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周琳琳,只不过是镇卫生院一名小小护士。
当初李玉栋感冒打针时认识的,农村考卫校出来的姑娘,胜在年轻貌美,其它什么优势也没有。
如果真的净身出户,周琳琳又马上要生孩子,保姆奶粉什么的都不能少,三口之家恐怕生活都为难。
徐梦看出了什么,笑了笑说,我想起来协议有个地方没写好,我重打一份去。
说着就去了隔壁的打印室。没几分钟又回来了,李玉栋看到协议里徐梦把三十万存款分给了他。
李玉栋的脸就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徐梦又把他的工资卡塞了过去,说,挂失再补挺麻烦的。
李玉栋就又红了一次脸。他真是这么打算的。他算着徐梦说不定连工资卡都要吞着不给他,那样的话他就去挂失。
没想到徐梦如此洒脱,如此……顾他周全。
的确,徐梦简直对李玉栋做到了仁至义尽。手续办完之后,跟父母跟亲友的说辞是这些年可能聚少离多,感情疏离了,也发现性格越来越不和,和平分手了。
这让李玉栋对徐梦,简直是又感激又拜服,想大家闺秀就是大家闺秀,那股子大气,是李玉栋累死也追不上的。
当然,李玉栋更觉得,无论如何,这辈子,他是欠了徐梦的。
所以半年后,徐梦第一次在离婚后主动跟李玉栋联系,让他帮个小忙时,李玉栋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事情很简单,徐梦有个远房亲戚的女儿叫孙小佩,正读大四,因为以后打算考公务员,所以,徐梦问李玉栋能否让小佩去他那里实习一阵子,先熟悉熟悉机关的情况。
徐梦说一般在镇里待过的,能扎扎实实接触过实际工作,日后应对其他事情也就不难了。
这点李玉栋是知道的,要么都说,在基层工作过的,到哪里都不在话下。
李玉栋当即拍板,让她过来吧,酌情发放实习工资。
徐梦笑起来,那倒不用,谢谢你啊玉栋。
李玉栋其实是想谢谢徐梦,给了他这么一个,补偿她的机会,虽然是个很小的机会。
能补偿一点儿是一点儿吧。
没多久,孙小佩就过来了。
3
孙小佩二十出头,有些清瘦也有些清秀的女孩子,倒也落落大方。学的是中文,给李玉栋看过在学校发表的文章,文笔倒是不错。也精通网络新媒体。李玉栋觉得,小佩来得倒是挺及时,镇政府正在打算办自己的公众号,发布公文,为镇里各项工作做宣传。李玉栋交给了秘书小韩来筹备。
小韩写公文也是一把好手,但对网络平台不是很熟练,正在摸索学习,孙小佩一来,问题迎刃而解。
做了两期,李玉栋极满意,从发布文案,到配图排版什么的,和他所关注的其他成熟的公众号别无两样。
表扬孙小佩,她有些不好意思,说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情,韩秘书准备的文案,她也就是当了个二传手,贴好之后推出去。
不骄傲,不抢功劳,李玉栋觉得这孙小佩虽然年轻,品质却很难得,又有能力,笑说,毕业后回来考公务员吧?
孙小佩就笑,说好呀,梦姨也这么说的。
孙小佩给徐梦叫梦姨,李玉栋没详细问过她们到底是啥亲戚,应该挺远的。
或者就是个什么熟人的孩子吧,结婚这些年,他也没听徐梦提起来过。
李玉栋就觉得他应该对孙小佩好一些,孙小佩就会把他对她的好告诉徐梦,这样,李玉栋觉得他就又偿还了徐梦一点儿东西。
欠债的感觉不好,尤其是,感情债,人情债。
孙小佩也果然会传递过去,有一次孙小佩从县城回来,还给李玉栋带了两件他离婚时落在徐梦那里的衬衫,洗得很干净,熨烫得也很平整。
孙小佩有些惋惜地说,李镇长您跟我梦姨都是好人,怎么就分开了呢?
李玉栋几乎对徐梦感激涕零了,徐梦的嘴巴,真是太严了。
简直他后半辈子都要仰视和拜服这个女人。
李玉栋也对孙小佩更加亲厚起来,经常下村开展工作或者有什么应酬接待的时候,都带着孙小佩。
孙小佩不算八面玲珑,但也聪慧机巧。
又不像在机关待久的那些女人,个个藏着心机,说话办事都成了套路。
孙小佩这款,在饭局上倒很能让气氛有另一种活跃,让人耳目一新。
要不是逢进必考的政策在那里放着,李玉栋简直想把孙小佩直接留下了。
4
孙小佩对工作上手很快,并且用心,没多久把镇政府的公众号用各种方式推了出去,后台关注每天都成倍增长。
有次李玉栋去县里开会,县委领导还就公众号的事儿表扬了他,宣传部领导也极其认可,说县里各个机关都有做宣传的公众号,就李玉栋他们做得最好,值得其他机关单位在学习效仿。
李玉栋从感激徐梦,都开始感激孙小佩了,坚决按月给她发了实习工资。
发得还不低。
一晃,孙小佩的实习期也就快结束了。
事情发生得毫无征兆。
因为孙小佩要走,也因为那段工作顺风顺水,周琳琳早已顺利生下儿子,李玉栋跟她也偷偷摸摸地登了记,无波无澜。
李玉栋心里高兴,那天晚上召集了几个关系亲密的下属,去了县里一家私人会馆吃了顿好的。
那家会馆里河豚做得最有名气。
会馆里还有KTV。
乐呵了大半晚上。
也就在乐呵之后的几个小时后,一大早,李玉栋还在做梦,被秘书小韩的电话吵醒了。
小韩让他赶紧看公众号,小韩说,镇长,出事了。
李玉栋手忙脚乱地摸过手机,打开公众号推文,脑子蒙地一下。
发于凌晨两点的镇政府机关公众号中,全部是当晚李玉栋一行人吃喝玩乐的照片,不仅这些,还有以前部分李玉栋私密接待某些领导某些朋友吃吃喝喝的照片。
照片中,有一些人被打了马赛克,唯独他李玉栋,都是一副酒后声色犬马的表情。
那是酒桌上再正常不过的表情,但如此被公诸于众,看上去是那么恶俗不堪。
李玉栋的冷汗刷刷地,一层一层下来了。
小韩说最可怕的是,他进不去公众号删文,密码改了,他让李玉栋赶紧给网监办打电话,从那边封锁删除。
小韩说,镇长,到底咋回事啊?孙小佩她,为啥啊?手机关机,人直接找不到了。
李玉栋却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被冷汗一遍遍洗了个透后,才发出一句绝望的呻吟。
删除,封闭,都已经无济于事,发布了这么半天,有心人早已截图完毕。
李玉栋也没法回答自己秘书的问话,没法回答孙小佩,为啥。他只是突然想起一句话:最毒妇人心。
5
李玉栋不得不佩服,徐梦这招够狠的,她给他来了个釜底抽薪,却于自己面子半点儿无碍。
纵然还有不知情的人,以为他们依旧是夫妻,也只能说,李玉栋作为政府人员,犯了大吃大喝的错误。无关作风,无关其他。
仅此而已。不会有任何人,怀疑到徐梦在这中间起了什么作用。
而这种吃吃喝喝的事,如果只是被举报上去,上面也不会真拿他怎样。毕竟,相比他这些年的政绩来说,这不算是个大错误,完全可以内部消化。
可是……如今谁想盖都盖不住了,后台几千人的关注量,纵然只是芝麻大的事儿,也完全可以发酵成一个硕大的、膨胀到了爆炸的热气球。
在李玉栋头顶炸开。
没回答秘书的焦急追问,李玉栋万念俱灰地放下电话,他心知肚明,自己的前途,就此倒头了,就算没有其他违规违纪事件,没有更大的处分,他也不可能会再朝前走一步。
直到爬起来洗了个冷水澡,一直把自己冷透了,李玉栋坐下来徐梦打了个电话。
李玉栋没有愤怒,也没歇斯底里,只是冷笑着说,现在,你满意了?
徐梦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玉栋说别特么装了,也快四十的人了,装了这么多年,你不累啊?孙小佩,都是你授意的吧?我只能说,技不如人。
徐梦说,我没必要跟你装,我也从来没让孙小佩做过任何事,你爱信不信。
说完,徐梦把电话挂了。
李玉栋则把电话摔了,一把,摔了个粉碎,愤愤地在牙缝里骂出来两个字:婊子!
徐梦没骗李玉栋,她的确没授意孙小佩任何事,孙小佩所做一切,全是出自她自己。
不过有一点徐梦没跟李玉栋说实话,孙小佩不是她什么亲戚的孩子,而是她资助的好些个贫困生之一。
家境优越的徐梦,很早就开始资助贫困生。孙小佩读二年级时便开始接受她的资助,一直资助她即将大学毕业。
也是赶巧了,孙小佩要实习时,想进镇政府做实习生。贫困生每年跟捐助人都会按惯例通两次电话。孙小佩就跟徐梦提了一嘴,徐梦立刻答应帮忙,然后就去找了李玉栋。
孙小佩上岗之前,徐梦什么都没给她授意。只是跟孙小佩倾诉了一下,一个女人这么多年,被一个男人利用着上位、然后又无情抛弃的悲凉。
徐梦跟孙小佩说,她吃了这么大亏,可除了对她这么一个外人,徐梦甚至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敢告诉,那才是所有苦楚中最大的苦楚。
后面的事,便由着孙小佩去发展了。
不过徐梦也基本料到了这一天。
孙小佩自小在人生逼仄的夹缝中长大,看人脸色,揣度人心。但内心里,对不得不接受别人帮扶的命运,充满厌憎,渴望摆脱。
是的,和很多人想像的不一样。被资助的孩子,在心理上除了对资助人的感激,更多却是沉重的负债感和自卑感,他们总想做点什么,来摆脱自己内心的亏欠——对那份高高在上的帮助和赠予的亏欠。
欠债的感觉不好,尤其是感情债,人情债——在这点上,其实李玉栋的感觉也是如此。
所以当徐梦跟她倾诉那一切的时候,孙小佩就决定了,她要还债。
孙小佩太想还了,她需要一种两清的轻松,去面对自己以后的人生。甚至她都想过,如果李玉栋实在没什么把柄可拿,就算她去勾引李玉栋让他身败名裂,她都愿意。
是李玉栋给了她一个这样简单的、不用出卖自己清白的机会。
是巧合,也是天意——
命运就是如此,因果看起来偶然,其实,都是自种。
长按以下图片,识别,便可打赏

——完——
如果你喜欢这篇小说
请长按以下二维码或指纹
识别并关注
以便阅读更多爆文
商业合作请添加QQ号:2720274195
看九爷公号
做通透女人

版权声明:本公号所有标注原创的文章,允许并鼓励直接转发朋友圈,但严禁其它公众号以及今日头条等其它网络平台未经授权私自转载或洗稿,否则一律视为侵权,本公号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特此声明。

转载请注明:谢振南 » 谢振南不要欠女人的债-我是九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