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振南上门阴夫|第4850章-喜鹊有声0条评论

2019年03月15日   分类:全部文章   3人浏览

谢振南上门阴夫|第4850章-喜鹊有声

谢振南第48章 亡灵之音
岚哥看着我眸光幽深。
他叹了一口气道:“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岚哥的眼神里有一丝心疼,我隐隐的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难道这个人我认识?
“到底是谁?你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吗?每次都是这样让我猜,都什么时候了,还是让我猜,我要是能够猜得出来,还需要问你吗?”
他抬手掐了掐我的脸,道:“你这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到底随谁?我记得你爸可不是一个多话的人。”
说到我爸,我顿时沉默了,许久才道:“到现在为止,我也想不通我爸当时为什么要阻止你拿到雕像,那怕那个人不是你,而是被炼化过的一缕魂魄,我总是非常的费解,二十年前你就预料到了吗?所以才把魂魄放在了钟家?如今你已经拿到了雕像,融合了金身,这些事还不能直接告诉我么?”
“这件事情有些复杂,等拿到了那些雕像的残灰,我会将这一切完整的告诉你的。”
岚哥不想多说,我知道自己没办法从他的嘴里撬出来话来了。
快到晚上的时候白翎那边传来了消息,说土地爷见过那女人,抓着局长上了附近的一座断虎山,这断虎山由来已久,因为山形有些像一只猛虎伏趴着被人拦腰斩断,所以又叫断虎山。
这虎山在风水一门中,是极好的风水之地,但凡只要有被拦腰斩断,这宝地便成了凶煞之地,那个绑走局长的女人去了断虎山,还明显的故意引我们过去,不知道是打什么主意,难道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吗?
出门之前,我按照岚哥的吩咐,买好了一些朱砂符纸,动物生血,然后这才背着背包上了公交车,岚哥因为已经融合了金身,力量恢复到了之前的七七八八,甚至比起最开始我见到他还要强劲一点,白翎也出发跟我一起,所以这一次我信心满满倒是不担心应付不来。
这般公交车是镇上最晚的一班,只会拉到断虎山脚下,我背着背包,紧了紧身上的皮衣,虽然已经是四五月份了,但是天气还是有些冷,白翎不知所终,据岚哥说,像他们这样的出马仙,一般不会跟在人的身边,他们来无影去无踪,只要遇到事情它们都会提前感知,然后出现辅助出马弟子。
像白翎这种已经成了精怪的白仙,应该是兔精的佼佼者,我能够请到他做出马仙反而是我赚到了。
我不屑一顾,心想白翎那个只知道占人便宜的出马仙我并没有多稀罕。
很快我们就到了断虎山下,看着前面漆黑一片的高山,我打了个哆嗦,还好这断虎山上有条小路可以直通半山腰,而这半山腰的地方则是有一个公墓,这些都是来之前我在网上查到的。
大半夜的把我们引到这公墓来,那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背着背包就像上山,结果岚哥却拦住了,手上多出了一根离魂萧,也没有见到他怎么催动,很快这漆黑的树林子里面就多出了一只浑身漆黑的夜猫子,我们这里的夜猫子就是猫头鹰,因为它整晚不睡觉,所以又叫夜猫子。
这夜猫子飞到了我们附近的树枝下停了下来,瞪着一双阴森的大眼,看着我们,怪渗人的。
我刚想说话,结果岚哥已经低声吩咐道:“这山上什么情况?”
猫头鹰咕噜咕噜几声,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岚哥点了点头,“你往前带路。”
那猫头鹰果然就乖顺的飞在前面给我们带路,我在背后看得一脸惊奇道:“这猫头鹰是你养的?”
“不是,它是这一代的领魂使者,在野外失去的亡灵魂魄,都由它带上黄泉路,我现在已经继承了金身的一半能力,可以随意驱使灵魂使者,等到我恢复七成功力,便可以差使百万阴兵,等到我完成钟馗金身的融合,便可以随意拘灵遣将,只要是死掉的亡魂,能力在我之下,都能被我差使。”
“那么牛逼?好厉害,岚哥,我还是抱你大腿吧!你要罩着我啊!”我一脸狗腿的说道。
岚哥无语的盯了我一眼,敲了敲我的脑袋道:“你别开心得太早了,这越往山上的路越难走,这断虎山上死灵太多,很容易成为我们的障碍,那人选择在这个地方,看来早有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她想得到什么,金身?已经跟你融合了?那可以救命的残灰?她也得到啦,难道想要的是你身上那个红色圆球?”
我刚说完,岚哥就捂住了我的嘴巴,让我不要说话。
这时我听到了稀稀落落的声音。
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结果却看到前面的泥土在不停的耸动,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一样。
下一秒,一双干枯腐烂的手从地表下面伸了出来,与此同时远远的我听到了一阵幽怨的笛声,这笛声从山顶传来,似乎能够响彻在人的灵魂深处。
我眼睁睁的看着一具腐烂的尸体从地面爬出,我紧张的摸着一把我从超市里面买来的水果刀,刀上面还涂满了黑狗血,紧张的盯着那具腐烂的尸体,以为它要攻击我们,结果它却看也不看我们,摇摇晃晃的朝着山顶走去。
像是那上面有比我们更吸引它的东西。
为了缓解气氛,我忍不住叨叨道:“岚哥你不是说我纯阴体质,遭鬼神惦记吗?咋我觉得还不如这笛声吸引人呢,你看这腐尸都不理我。”
岚哥一边拉着我走,一边没好气的说道:“你得了吧,这可不是普通的笛声,你知道苗疆吧?有一种巫蛊之术,就是靠笛声来控制的,印度那一边也有用笛声控制蛇的,跟这个原理一样,这山上的死灵看来都被山顶上的人给控制了,所以全部往山上迁移。”
听完岚哥这么一说,我立马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了。
上面那个人竟然可以操控整个山上的死尸亡灵,她到底是什么人?沈颜?她能有那么大的本事么?
此时此刻我压根就没有想到,山顶上等着我的那个人绝对让我大吃一惊,也让我陷入了更加的重重迷雾之中,我才知道这一切都并不是偶然,发生在我身上的怪事,远远还没有结束。
###第91章 苗疆女人
我跟岚哥一路看到了许多的腐尸往山上摇摇晃晃的走去。
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不安,我按着胸口道:“岚哥,要不我们不要了,我总觉得山上的那个东西不好对付,我只有面对那女尸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感觉。”
岚哥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道:“不用怕,越怕你越想要逃避,有些事情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既然那人在等我们,那我们就上去看看,她到底想要什么。”
我抿着唇没有说话,我现在一无所有,父母皆亡,我还有什么可以怕的呢?谁都没有办法抵挡我寻找真相的心。
“好,那我们就上前瞅一瞅,是何方人物。”
岚哥没有接话,只是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了,想必山顶上那家伙真的不好对付。
我们跟着腐尸爬了没有多久,就登上了山顶,这山顶果然有一大片荒坟,说公墓也不为过,因为这里偏向乡村,很多人将老人的坟墓都埋在这里。
而这些坟墓当中的尸体此刻都破土而出。
歪歪斜斜的站在那里,起码有上百具尸体,,看起来颇为壮观,如果看过丧尸电影的人就知道,那么多尸体凑集在一起,有多么的狰狞和可怕了。
我吓得身体有点发抖,一旁的岚哥大手握住了我的掌心,轻声道:“别怂。”
“我……我没怂,就是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有点怕人,岚哥你说你可以一次打几个?没试过一打一百吧,你说咱们有胜算吗?”
我心想着我最多对付两三个腐尸已经很了不起了,现在可是有一百多具尸体啊,我就算是豁出去也干不赢啊。
这是一场持久战。
可惜我并不持久。
因为腐尸太多,一时半会我并没有在中间看到什么女人,所以顿时怀疑我们上当了,被人骗上山,现在还有那么多的腐尸,怎么跑的掉。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上山的时候听到的那个笛声在一次的响起。
这一次声音从我们的后面传来,我回头一看,发现沈颜带着几具穿着黑色衣服的僵尸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果然是你,沈颜!”我心想这次岚哥还是猜错了,就是沈颜,可是我也纳闷,她弄那么多的腐尸过来是想要干什么?
沈颜朝着我们走了过来,我警惕的看着她,结果却发现她身边还有一个正常的活人。
这个人应该是个女人,因为身形比较娇弱,而且浑身上下都穿着一身古怪的雨衣,这雨衣直接盖住了她的面目,看不清楚,这个女人身上没有什么压人的魄力,反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好像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无法接受的事情了。
我这第六感从来没有骗过我,我不由的握紧了岚哥的手,结果他却低头安慰道:“不用怕。”
沈颜看了一眼面前黑压压的尸体,又抬头看了一眼半空当中,今天是4月16号,一个月的月中过一天,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天出奇的月亮又大又圆,丝毫不输于中秋。
我想起昨晚也是那样的月亮,然后女尸出来,吸收精气。
今晚月亮那么圆,圆得让人透心凉,又集聚了那么多的腐尸,这个沈颜到底在搞什么鬼?
她看了一眼这月亮,勾了勾唇笑道:“今晚的月色正好,等了三个月,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包袱是被你拿走的?”我逼问沈颜。
然而她却没有说话,可以说,她根本就不理会我和岚哥,我们两个仿佛是个透明人一样,她侧头低声问她身旁站着的那个女人,语气似乎十分的恭敬。
“姑姑,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那雨衣女人并没有说话,顿了好一会,我才发现她手中拿着一个笛子,原来吹笛子的人是她,不是沈颜。
虽然月色正浓,但毕竟是大晚上的,这山上也没有路灯,我根本看不清楚这个神秘女人长什么样,只是那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我眉头直皱,根本没有多想,直接盯着那神秘女人问道:“你是谁?”
我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要我们来这里?
结果在她出声的瞬间,我心口猛得一跳。
“裘月婵不会放过今天吸取月之精华的日子的,等会她就到了,你都准备好了吗?”
“放心姑姑我都安排好了。”沈颜没了往日嚣张跋扈的样子,反而十分的顺从。
而我在听到那个女人开口的瞬间,整个人已经愣在了原地,不是因为那陌生的名字‘裘月婵’,而是那低沉温婉的声音,竟然是我妈!
我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最后忍不住的惊喜道。
“妈妈,是你吗?”我开口的瞬间,才发现自己已经激动的破了声。
然而对面那个雨衣女人并没有理会我的呼喊,似乎并不认得我的模样,可我忘记任何人的声音,都不可能忘记自己母亲的声音啊!
这声音陪伴了我二十年,我怎么可能记错!
沈颜听到我的话,倒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只不过目光颇有些不屑道。
“那他们怎么解决?”
神秘的雨衣女人,头也不抬的朝着尸群走去,声音温婉。
“钟初岚,我今天让你们来不是针对你们,而是需要你的帮助,一起抓到尸王裘月婵。”
岚哥没有说话,表情都没有变,这下换我懵逼了,面前的神秘女人不是我妈吗?为什么岚哥对此一点反应都没有,是我听错了,刚好有个女人跟我妈的声音一模一样?
“岚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我糊涂了吗?她不是我妈?”
我着急的抓着岚哥,势必要问个清楚。
结果岚哥却低下头摸着我的头发,叹息了一口气,对那女人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不简单,但没有想到是你放出了她,这样值得吗?把小瑶爸爸的命也搭在其中,就是为了抓住她一个?”
岚哥话一出,我似乎听懂了,愣在原地看着那熟悉的背影,半响没做声。
“没有什么舍得舍不得,老邢是因为你而死,当年你给邢家设下的诅咒不就是男丁活不过四十岁吗?他算是寿终正寝,重入轮回,这对他来说是件好事,长寿村的禁制是因为你的雕像才被压住,现在一百年一到,禁止必破,现在你也拿到了你的金身雕像,可以重新编入天师之位,对你没有任何的损失。”
什么一百年的禁制,还有当年的诅咒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原本以为我已经了解了真相,现在我才发现我知道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呵呵,我一直以为妖魔才无情无义,没有想到你们苗疆一族才是真正的心狠手辣,丈夫和女儿在你眼里难道只是一颗棋子?”岚哥声音变得十分的冰冷。
我整个人已经完全反应不过来。
半响才喃喃道:“你是我妈吗?你到底是谁?不是的对吧,我妈已经死了,是因为我而死,她的魂魄都不见了,你不是我妈,你是冒充的,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我不会相信的!”
我捂住自己的脑袋,感觉头痛欲裂。
一旁的岚哥抱住了快要陷入疯狂我的,满脸的疼惜。
那雨衣女人终于转过头来,掀开了自己的雨衣斗篷,我这才在月光下看清楚她的脸。
那张脸确实是我妈的脸,柔美温婉,巴掌大的瓜子脸,眼角上翘,鼻梁翘挺,很多人都说我爸娶了我妈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所以我从小就因为遗传了我妈的美貌,很招人喜欢。
但此刻这张脸看起来又不像,因为她比我妈年轻,虽然脸上也有岁月的痕迹,但是明显被她保养得极好,只有一丝的细纹,跟我妈那张因为劳累渐渐长出皱纹的脸根本就不像。
这个女人顶多只有三十来岁,浑身上下透露出的气质跟我之前的妈妈一点都不一样,但我却知道她真的是我妈。
因为我妈脖子上有一块红色的印记,那胎记是我小时候调皮不小心用老爸的香烟烫到了她。
她是我妈,确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我有点糊涂了。
第49章 黑毛僵
此刻万物寂静,我仿佛都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我一直想过我妈如果没有死多好,可是这一刻我又在想如果老妈就这样陪老爸去了多好,这样我就不会知道这残酷的真相。
“妈……真的是你,为什么?岚哥说的都是真的吗?”我不甘心的再次询问。
结果我妈的脸上一脸的漠然,她看了我一眼,表情冷淡道:“是我,现在乖乖听话,站在一旁不要碍事,不然丢掉了小命就只能够去陪你爸了。”
这句话说得冷漠无情,跟我妈以前的个性完全不一样,我竟然觉得那样的陌生。
“所以,引诱我爸和岚哥去长寿镇的人其实不是羊守义,而是你对吧?你从一开始就设计了一个假死,假装自己的魂魄被人勾走,后来又让沈颜出马引开我的视线,自己逃走,然后设计了这些事情,我们难道都是你的棋子吗?我爸会死,也是你预料到的?为什么,他是我爸,是你的丈夫,你怎么能够这么做?你没有心吗?这二十年来的感情对你来说算什么?”
我妈似乎并不想多理我,只是道。
“如果不是因为有二十年的感情,不是顾及你是我亲生女儿,那你早就被那女尸弄死了,够了,我让你来这里,不是听你废话的,钟轻岚如果你不想她受伤,就好好的看着她,不要让她给我添乱。”我妈冷漠的说道。
然后回头继续对沈颜吩咐道。
“颜颜,这次就靠你了,等抓到裘月婵,你功不可没,下一代的苗疆蛊王我会推荐你的。”
沈颜顿时喜不胜收,高兴的说道:“放心吧姑姑,我一定不会像刑小瑶那样没用,让您失望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沈颜还故意回头看了我一眼,一幅挑衅的模样。
这下我才知道沈颜为什么一直针对我了,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沈颜刚刚转学过来,一开始我跟她关系还挺好,后来不知道怎么关系恶劣,一开始我只是以为她跟我一样喜欢牧夏,现在我才知道,她叫我妈姑姑。如果到了现在我还不知道她跟我妈是什么关系,是什么身份的话,那这二十年的饭真的是白吃了。
我妈压根就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她跟沈颜是一样,会用蛊会控制尸体,她跟湘西赶尸一族有联系,又提到了什么苗疆之类的,难道她是苗疆后人?
我还想冲上去问个清楚,结果岚哥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对我摇了摇头,在我耳边轻声说道:“瑶瑶,不要上去。”
我愤怒的回头瞪了他一眼,忍不住道:“你早就知道了是吧?今晚谁引我们来这里,你其实早就知道了,是我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不告诉我她还活着,你还骗我她的魂魄在羊守义的手上,连你都瞒着我,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岚哥叹了一口气,直接从背后抱住了愤怒的我,安抚的说道。
“我也是这两天才知道这件事情,不告诉你的原因,只是怕你无法接受,更何况,如果我直接跟你说你妈没死,不但没死,你爸的死跟她还有关系,你会相信我吗?你不是一直无法理解,你爸为什么会在祠堂阻止我去拿雕像吗?这一切都是为了面前这个女人,如果你想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那就听我的,静静的站在这里看就行了,不要插手,面前的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你的母亲了。”
眼泪不知不觉从我的眼眶里面流了出来。
我本来以为我爸死后,我不会再因为任何的事情而去流泪了,结果我发现我错了,这个世界有多残酷,你不去经历,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有多少苦难在等着自己。
我被岚哥拉到了一边,那些尸体依然围聚在山坡上,我妈吹着笛子站在高处的一块石头上面,夜风吹起了她的黑色雨衣,显得诡异又神秘。
就这样过了没有多久。
我远远的听到了脚步声朝着这边走来。
那似乎有好几个人的声音,一个穿着白色上衣黑色长裤的长发女人动作飞快的朝着山头奔跑了过来。
她的动作非常的快,夜风刮起她的长发,像是一条条灵活的小蛇在她的身后群魔乱舞,场面一点都不比这丧尸群逊色。
我这才猛然发现自己到底生在怎样光怪陆离的世界。
鬼,妖,尸体,蛊毒,这个世界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真的弱小的如同一只蚂蚁一样,我除了依靠钟初岚以外,我什么都做不好,现在连我自己的母亲都厌烦我。
我甩了甩头不在胡思乱想,注意力其中到了这赶来的女尸身上。
这个女尸应该就是我妈口中的裘月婵了。
她狂奔到了山头之后,突然停下,疑惑的看了吹笛子的人一眼,狐疑道:“刚刚那笛声是你吹的?薄孟洋人呢?他是不是躲起来了,不敢见我?”
对于他们口中的陌生名字我已经放弃了猜测,这个女尸被那长寿镇的禁制关了一百年,变成了僵尸王,现在我妈和沈颜又想抓住她,应该是认识她的,不然也不会吹这笛子引诱她过来。
裘月婵也不是一个人来的,她的手上还拴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后面系着一个人,正是昨晚也想去抓人的羊守义,他一身的狼狈,中山装上沾满了污浊的泥土,头发也散乱不堪,精神极度萎靡,看来他不但失败了,还成了女尸裘月婵的俘虏。
不过还好牧夏并没有在,看来昨晚他回去并没有告状,不但没有告状,连他师父都没有救,估计也是怕自己丢掉小命。
也对,什么样的师父教出什么样的徒弟。
我妈放下了笛子,冷静的看了裘月婵一眼,然后又抬头看了看今晚的月亮,刚刚有一朵乌云飘过,此刻乌云已经散开了。
裘月婵已经被惹火了,她似乎对那个陌生男人的名字十分的着魔,继续恶狠狠的说道:“快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吹这首曲子,再不说,我就杀了你。”
“那你也得有本事杀我才行,今天把你引到这里来,就是要你的命。”我妈冷静的说道,话语中的狂妄却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这时一直低着头没有讲话的羊守义似乎听到了什么,激动的抬起头,看见我妈的身影,呢喃道:“兰君……是你,兰君。”
这模样似乎陷入了梦魇当中,我一看这场景,莫名的觉得嘴角抽搐,这段关系怎么那么乱,这个羊守义为什么要用一幅看恋人的神情看着我妈?
“呵呵呵,就凭你这个无名小辈,哦,还会控尸之术,薄孟洋到底是你什么人?你快说!”裘月婵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她将手上的绳子一丢,然后手指动了动,也没有看到她什么动作,她的背后已经僵直的出现了三个人,两男一女,不对,应该不能称为人,而是三具尸体,难怪刚刚我听到很多人的脚步声。
不过这三具尸体都是我的熟人。
分别是陈卓死去的老爹,还有那个好.色的村长,最后的那个是,昨晚才分开的王寡妇!
原来逃走的老爷子尸体是被这女尸控制了!
而王寡妇没有想到她还是没能逃过一劫!我有些愧疚,如果昨晚我让她一起跟我们跑,或许她就不会死了。
此刻三具尸体的脸上已经青黑一片,双眸瞪圆,毫无焦距,一看就不是活人,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不同程度的长出了黑色的毛,密密麻麻看起来十分的恶心和诡异。
沈颜在一旁惊呼道:“这三具尸体已经炼成了黑毛僵?这不是我们苗疆一族控尸术中最厉害的一种吗?除了苗疆嫡传弟子,或者自然形成以外,根本没有人可以把尸体炼制成黑毛僵,这个女僵尸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虽然站得远远的,但也十分的紧张,虽然面前的母亲已经变得陌生,但毕竟二十年的感情在这里,一时半会我根本没有办法拿她当陌生人,这女尸来势汹汹,怕是不好对付,我妈她们能够应付得过来吗?!
从沈颜说出黑毛僵之后,我发现我妈脸上的淡定表情就消失了,她似乎早就知道了,此刻脸上虽然有疑惑,但很快被一种笃定的神情给替代。
我看了一会,忍不住对一旁抱手环胸的岚哥说道。
“什么是黑毛僵, 是不是不好对付?”
岚哥扫了我一眼,慢吞吞的开口:“黑毛僵是僵尸中的一种,一般是人死后,出现诈尸的情况,吸收了很多怨气,身上就会渐渐的长出黑毛,这种黑毛僵身上有剧毒,他们的血液有腐蚀的效果,一般人被僵尸咬到最多会身中尸毒,但要是被黑毛僵抓伤或者咬到,便会立即腐烂变成一具白骨,不但如此他们死后的骨头也会呈现黑色,长出黑毛。”
“所以这女尸之前让王寡妇埋下那腐烂的婴儿尸在老槐树底下,其实是为了收集村民的怨气炼制黑毛僵吗?”
“应该吧……但我没有想到那么快,仅仅一天,她竟然就能炼制出厉害的黑毛僵,这个女尸岂止是不好对付,今晚恐怕很难脱身了。”岚哥迟疑的说道。
“那怎么办?我妈他们不会有事吧?你能不能想想办法,现在已经恢复金身的你也没有办法对付她吗?”
岚哥摇了摇头道:“我还没有完全的融合,金身圆球里面的力量我只不过吸取了百分之五十,况且之前钟轻岚的魂魄被羊守义炼化过,暂时无法跟我的魂魄彻底相融,不过就算我恢复到鼎盛时期,对付这女尸也有难度,僵尸已经跳出了六道轮回,不生不灭,不老不死,地府引渡不了这种没有魂魄的生物,天道也没有办法降下劫难,僵尸,极难对付。”
“那就没有克制她的办法了吗?”
“也不是没有,你之前遇到的正一派的王亦,他们门派专修道术,对僵尸有克制的办法,不过远水救不了近火。”
我差点就摸出手机给王亦打电话,让他赶紧来了,听岚哥这么一说,顿时泄了气。
不过就在我和岚哥都觉得没有办法对付面前的黑毛僵的时候,我妈已经开始操控之前那些腐尸朝着三具黑毛僵发起进攻了,不得不说,黑毛僵确实非常的厉害。
可是老妈像是提前就预知到了一样,所以她用的是腐尸,腐尸可不是人啊,它们很多都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只剩下一点皮肉还在身上掉着,根本就不怕那黑毛僵的血,因为它们只剩下了腐朽的躯壳!
上百具腐尸朝着女尸裘月婵和三具黑毛僵攻击而去,哪怕黑毛僵尸再厉害,也抵不过这人海战术,一时之间打得难分难舍,隐隐约约这边的腐尸还占了上风。
毕竟尸多!这具被打趴下了,下一具又扑上来,不厌其烦。
裘月婵怒急攻心,她仰天大吼一声,原本不准备出手,此刻手指在月光的照耀下突然变长了十厘米,看起来就像白骨爪一样,她浑身雪白,头发都变成了白色,一双漆黑的瞳孔盯着我妈所在的方向。
突然从地上弹跳而起,直接跃起三丈来高,这弹跳力让我叹为观止,如果她代表我们国家去跳高,一定能够得到冠军!
只不过她突然发难,我又十分担心我妈应付不过来,这毕竟是百年僵尸,在棺材里面沉睡了那么久,又有不输于人类的智力,连岚哥都不是她的对手,万一今天晚上我们所有人都葬身与此呢?
“现在怎么办?我们真的不要出手吗?白翎去哪里了,要不要再找他来糊弄一下这女僵尸。”
岚哥摇了摇头道:“同样的办法不可能用两次,她也不会那么容易再上当的,我们先看看吧,既然你妈挑选今天晚上引她来这里,一定是有办法对付她的,我们就在这里不要插手就好了。”
虽然岚哥这么说,但我看他眉头紧皱,显然并没有太过放心,这个女尸的强大我们都见识过了,只怕今天晚上是个不眠之夜了。
裘月婵双手成爪,快速的朝着我妈的方向抓了过去,我都没有看见她的身影,发现她已经欺近了我妈的身边,但我妈似乎并不慌张,反而双手一抬,我便看到从她的雨衣底下飞出了许多黑色的虫子。
这些虫子瞬间贴在了裘月婵的脸上,头发,身体各处,密密麻麻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但是说来也奇怪,这些虫子飞到裘月婵的身上之后,她的四肢仿佛就被控制住了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动作,直接从半空中掉了下去,直接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估计将裘月婵打击得够呛,她可能才发现自己有些轻敌了,这个普通的人类女人竟然有克制她的办法,于是她跪在地上,仰天大吼一声,之前三只黑毛僵便迅速的朝着她靠拢,不在理会那些腐尸的纠缠,直接朝着我妈所在的地方飞扑过去,一左一右想要挟持住我妈。
但这时一直没有怎么动的沈颜却突然发难,手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张巨大的渔网,这些渔网被某种动物的鲜血染红,在女尸无法动作的瞬间,就盖了上去。
裘月婵惨叫一声,身上多处冒起了青烟,白色的上衣也被黑色的污血给染得污迹斑斑,她挣扎着想要出来,但只要一碰那渔网就被死死的挡了回去。
一时半会竟然不敢乱动。
沈颜勾起唇角,不屑的笑道:“这可是‘天罗地网’用了至阳的黑狗血泡了七天七夜,吸足了月亮的阴气,又在阳光下爆嗮了七七十九日,专门克制僵尸,你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女尸狰狞的瞪着我们。
“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我跟你们无冤无仇。”
“无冤无仇?呵呵,你身为僵尸,本来就为世俗所不容,你是六道轮回之外的产物,早就该死了,要不是你对我们还有用,早就结果了你,最好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
我万万没有想到刚刚还那么张狂的女尸,竟然以下子就被逮住,心中落下了一块大石头,同时也又觉得十分的困惑,我妈她们为什么要抓这个女尸,替天行道?不,这样的话,她不会宁愿牺牲我跟我爸,这个女尸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
女尸冷笑了几声,突然趴着不动了,我们都以为她束手就擒没有办法逃脱了,却没有想到她嘴里咕噜咕噜的也不知道发出了什么声音。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羊守义站在一旁,突然说道:“不好,她在召唤东西,兰君,你不是她的对手,赶紧走吧。”
羊守义话音刚落,远远的我就听到了哒哒哒好像有许多东西朝着山顶跑了过来。
没有多久,一直凶猛的大狼狗突然出现在了尸群之外,这些狼狗我一点也不陌生,就是之前我在长寿镇看到的那些刨尸狗,此刻这些狗眼通红,嘴里的獠牙凶狠的流着口水,看起来十分的凶恶。
它们不管不顾,直接扑上去,就开始撕咬那张困住女尸的渔网,那渔网虽然是对付僵尸的宝贝,但也经不起那些狼狗的撕咬,没有多久,就四分五裂。
裘月婵也从中跳了出来,直接朝着我妈的面门抓了过去。
我终于忍不住吼了一句“妈,小心!”
然而就在我话音刚落的瞬间,女尸却突然调转了方向,朝着我跟岚哥所站的方向迅速的飞了过来,岚哥一手搂着我的腰,将我带离了原地,躲过了那女尸的一击。
她瞪着我,又看了我妈一眼,低声道:“原来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好,我今天就要拿你的血来祭祀我的黑毛僵。”
说着她再次伸出利爪,动作如同闪电一样,朝着我的心脏直接抓了过来。
这一刻我才知道什么叫做躺着也中枪。
第50章 你不是我母亲
眼看这那女尸的利爪朝着我的心脏抓了过来,岚哥的第一反应就是挡在我的身前,可惜的是他现在是灵魂状态,而这女尸的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直接穿过了岚哥的胸膛,直接插.入了我的胸口。
我感觉自己的血液在那一刻瞬间凝固了一样,不过我反应倒也快,在她对付我的同时,我就催动了神打符,虽然这符对我来说宛如鸡肋,但是请个神上身,女尸攻击我,她自己也会受到反噬。
也不算太吃亏。
所以在女尸的指甲插.入我胸口的皮肉那瞬间,她自己也痛呼一声,手指上的皮肉纷纷脱落,变成森森白骨,看起来尤为可怕,岚哥也在这时抽了离魂萧,直接就朝着她的胸膛敲了过去。
虽然没有将她重创,但还是远远的将她打飞了出去。
而我的身体也瞬间瘫软无力,直接朝后倒了下去,岚哥及时抽身回来才将我一把给搂到怀里,紧张的说道:“你怎么样?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
我苦笑了一下道:“我只记住了一件事情,下次在别人打架的时候,千万不要贸然出声,不然惹祸上身。”
岚哥怒道:“还敢有下次?乖乖听话,有什么不舒服你就跟我说。”
我摇了摇头,虽然我的胸口鲜血淋漓,但我感觉自己还好,毕竟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喘气说话,这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吧,更何况我身上还有阴人血,可以解尸毒,这被抓了一下,应该也没有什么要紧。
岚哥将我扶到了一旁的石墩子旁边,让我坐下,然后转身又去对付那些刨尸狗,岚哥可能是被我的受伤给刺激了,这下再也没有束手束脚,抽出离魂萧一敲,那些刨尸狗就魂飞西天去了。
没了刨尸狗和黑毛僵的掩护,裘月婵脸上露出了一丝惧意,眼看对付不了,竟然转身就想逃跑,而我妈从我受伤开始,就没有给过我一个多余的眼神,似乎在她的眼里,我受伤还是死掉,她好像都无所谓似的。
她见那裘月婵要走,立马伸出手,手上多了一个铜铃,这个铜铃跟之前王亦给过我的那个有点相似,她摇动了一下铜铃,那女尸果然停下的脚步,回头猛得瞪了一眼我妈,露出了一对凶残的獠牙,看起来十分的可怖。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抓到这个女尸,但是此刻我心里竟然有点想女尸跑掉,这样的话,她所做的一切就功亏一篑,她牺牲我爸才换来抓住女尸的机会,我偏偏要毁掉。
我越想心里越嫉恨,仇恨种子似乎在我心里快速的发芽,之前女尸抓住我胸口的地方,也开始不停的发痒,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胸口的鲜血已经止住了,此刻上面的伤口已经变成了黑色,我感觉自己的体内融入了一股力量。
莫名的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岚哥和我妈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我,所以当我靠近他们的时候,除了沈颜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我心里好像有个声音在告诉我,只要放走了女尸,只要毁掉我妈的计划,她就能够注意到我,她就能够变回原来的老妈。
于是我下意识的出手,动作极快的跳上了石台,一把就抢下了那个铜铃,然后扔得远远的,电光火石之间,女尸已经瞅准了机会,飞快的转身没入了身后漆黑的树林里面。
而我心底那个声音也突然就消失了,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等我回过神来。
发现我妈震惊的看着我,然后半响,她怒气冲冲的一巴掌就狠狠的朝着我的脸颊扇了过来,这一巴掌将我直接给扇趴下了,右脸高高肿起。
我趴在地上,嘴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我妈凶狠的看着我,那表情是如此的陌生。
岚哥回头的瞬间,发现我已经趴在了地上,飞快的过来将我从地上捞了起来,脸色难看的对我妈说道:“沈兰君,你别太过分,她好歹是你的女儿!”
“女儿?她除了命硬专克亲人以外,活着还有什么用?”我妈脸色难看,语气更是嫌弃至极。
我趴在地上,听在耳朵里,半响才低头呵呵的笑了两声道:“在你眼里,反正一个女尸也比我这个女儿重要,你不是想要抓住她吗?我偏偏要放走她!是你对不起爸爸和我,你才不配做我母亲,之前的二十年你都是在演戏而已!”
我妈彻底不说话了,冷眼旁观的看着我。
我借着岚哥的力道从地上爬了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到处都在流血,我顿时觉得委屈至极,抓住了岚哥的手,咬着牙道。
“岚哥,我们走吧,看来我们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岚哥没有多说,他知道此刻我最需要的就是安静,于是弯下腰将我打横抱起,然后才对我妈说道;“如果你不是瑶瑶的母亲,我当即就会结果了你,但这也是最后一次,下次如果你再敢伤她,我定要你百倍奉还,哪怕你是她的生母。”
说完这句话,岚哥抱着我转身准备离开。
结果一直没有说话的我妈,突然道:“不行,她不能走,裘月婵刚刚抓伤了她,她是尸王,被她抓伤的人都会变成僵尸,如果你就这样带她走了,她没有好下场的。”
“那你的意思是跟着你就有好下场了?你是会看在她是你女儿的份上救活她?还是会把她当成僵尸,抓回去供你背后的那些的人炼制人尸?”
我妈无法反驳,我躺在岚哥的怀里,心中渐渐冰凉,亲情,对我来说到底算个什么呢?
连自己的母亲都想要至自己于死地,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是一个多余的累赘啊。
我们想要离开,结果在离开的时候,沈颜突然将一个包袱丢给了我们,这个包袱正是之前装岚哥的雕像粉末的那个袋子。
沈颜看着我面无表情的说道:“被僵尸抓伤,也只有这个雕像粉末能救了,本来把你们引到这里来,就是想关键时刻用你的血解毒,结果……呵呵,刑小瑶,你果然是个事精啊。”
她跟我妈转身下山,两人似乎非要追到那女尸才肯罢休。
我却来不及问一句,沈颜为什么要把东西还给我们?她不是一直很讨厌我,巴不得我死么?
荒山上除了我跟岚哥两人,还有被抓来的羊守义,不过他似乎受了重伤,如果不及时送医的话,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活过今晚。
虽然他好像认识我妈,但是我妈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他一眼,直到我妈离开,他还痴痴的望着她的背影,呢喃着:“兰君……你还是在怪我吧,我都为你做到这份上了,你为什么还是讨厌我?”
我没什么功夫听他的废话,用脚趾头去想也能够想到,这人估计是暗恋我妈,所以一直暗中帮我妈促成这些事情,现如今都有了解答,为什么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们作对了。
胸口的伤虽然止住了,但是那尸毒似乎让岚哥格外的注意和小心。
下山的路我们走了很久,岚哥的怀里没有什么温度,毕竟他是鬼,鬼没有人类的体温,也没有人类的心跳声。
但窝在他的怀里我却格外的安心。
“我们就这么离开了,山上的腐尸怎么办?”我不由问道。
“天一亮,那些腐尸就会变成尘土,你现在不该操心别人,你中了尸毒,必须要赶紧解掉才行,不然会有生命危险。”岚哥的声音在头顶传来,带着一丝焦急和紧张。
我叹了一口气,不由的将脸埋在他的怀里,拽着他的衣襟,低声说道:“我是死是活又有什么意义呢?连我自己的母亲都嫌我多余,我跟你在一起,也是经常的给你添麻烦,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在意我,也没有人关心我。”
我感觉到抱着我的手收紧了。
我不由的抬头一看,发现岚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他就站在黑夜里,那样看着我,目光寂寥又悲伤。
“你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去伤害爱你的人,她不爱你,可还有我在,就凭我,你也不应该有这么消极的想法,你必须要给我好好的活下去,因为,你这条命不是你母亲给你的,而是我给你的。”
很多年后,每当我回忆现在这个时候,那时候才知道钟初岚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后来很久很久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命真的是他所给的。
岚哥带我回到了镇上局长家里,白翎早就等在门口,见我们回来了,还有些诧异。
结果岚哥压根就没有给他一个好脸色,上了二楼,将我放到床上之后,立马打开了沈颜换给我们的那个包袱,里面都是雕像上的灰烬,传说这些石灰可以解尸毒。
他捏了一点残灰在手里,也没有看到他做什么,那些石灰就变成了一团青黑色的透明液体,他用一个小碗装上那些液体,然后来到了床边,用剪刀剪开了我胸前的衣服。
我虽然受了伤,但意识还是十分的清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脱自己的衣服,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尴尬,立马接道。
“是要用这个敷上去吗?要不我自己来吧。”
岚哥根本就没有理我,一手端着碗,一手扒开我的衣服,一旁的白翎凑着脑袋左看右看。
岚哥手一顿,回头冷眼一扫道:“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今晚的事情你也有份,你为什么没有去断虎山,你是想我们都送命在哪里对吧?”
“天地良心,我可没有,我这不是在等你们的召唤吗?更何况那不是我的地界,对付僵尸我也不在行,况且……那个女人跟刑小瑶流着一样的鲜血,我想应该不会对你们动手才是,现在没有想到……嘿嘿,是我猜错了?”
白翎原来真的什么都知道,所以他是故意没去断虎山的?当然一开始我就没有把宝压在他的身上,指望他关键时刻能够救我们一把。
“我不想听你的废话,现在,立马,出去!”
岚哥说完屋子里面就刮起了一道阴风,推着白翎就出去了,白琳嘀咕道:“什么人样,就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自己看便宜,还不让别人蹭一眼,垃圾!”
等白翎走后,岚哥才继续的将我的衣服扒拉到了一边。
女尸抓伤的伤口确实挺尴尬的,正在我的胸口上,也就是两乳之间,如果想要上药,或者查看伤势,就无法避免的要解开我的内.衣,而且还会看到敏感的地方。
我在上药过程中一直偏着头,紧闭着眼睛不敢多看。
很快我感觉到一双冰凉的手掌放在我的胸口上方,温暖的液体顺着我的伤口缓缓的流入我的四肢百骸,本来僵硬的身体也变得柔软了许多,我舒服的叹了一口气。
结果却听到一声轻呵声。
“害什么羞,该看的,不该看的,我早就已经看过了,不是么?”他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轻笑。
我立马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将自己的身体快速的缩成了一团,脸色通红的说道:“你不要胡说八道。”
“我可没有胡说八道,你的手不要按着伤口,这毕竟是尸王抓的伤痕,没有那么容易好,你的身上虽然有我的阴人血,但是也没有办法解这尸王的毒,如果有一个不慎,你恐怕就会变成下一个裘月婵。”
“什么意思?”我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说下一个裘月婵?难道她以前也是被尸王咬到才变成现在这样的么?”我为什么觉得岚哥好像十分的了解,裘月婵的身份呢?还有我妈跟沈颜,为什么千方百计的要抓住她,她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岚哥本来帮我处理伤口的手一顿,抬头飞快的看了我一眼,我这才发现他耳根通红,脸上虽然还是肤如白脂,但耳根早就不知不觉中蹿红了。
我这才发现因为心慌,自己的手落在了我的胸上,此刻衣衫大开,一幅旖旎的画面。
这场面大概是个正常男人都把持不住吧?
我正想该怎么不动痕迹的化解这个尴尬,却没有想到他喉结滚动了两下,然后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下,然后伸手拿过一旁的被子盖在了我的身上,做完这一切。
他净了手,这才合衣躺在我的身侧,然后隔着被子将我抱在了他的怀里。
“裘月婵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这件事情牵扯太多,我一时半会跟你也说不清楚,至于其他的,只要你想知道,我现在都会告诉你。”
我闭上了眼睛,也跟着深呼吸了一口气。
“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
“什么?”他隔着被子,黑色的眼眸静静的盯着我。
我转过身,面对着他,然后在他的唇上偷偷的印下了一吻。
“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下集预告
岚哥被我这一吻给呆住了,半响没有反应过来。
紧接着伸手摊在了我的额头上,皱眉说道:“是不是尸毒影响了你的脑子?所以才会问这么没营养的问题。”
我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暗道这人毫无情趣,生气的将脸给转到了一边,然后才说道:“说道尸毒……刚刚在断虎山上,我好像是感觉被什么人给控制了一样,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怂恿我,抢走那个铃铛,如果不是我抢走铃铛,裘月婵应该被她们给抓住了吧。”
说道这个我感觉到自己的右脸颊隐隐的有一种发疼发痒的感觉。
小时候我妈也确实没有少打过我,但是每次打完我,她比我还要伤心难过,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打完我,不会心疼,我在她的眼里不过是流着同样血液的陌生人而已。
岚哥叹息了一声,伸手抚.摸在我的红肿的脸颊上,低声道:“忘记这件事吧,就当做你妈已经死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带着你爸的那一份。”
“但是她说,我爸其实是因为你当年的诅咒而死,到底是怎么回事?诅咒会一直持续下去吗?我们家的人都活不过四十岁么?你的雕像不是被钟家给拿走的吗?为什么最后会出现在长寿镇镇压裘月婵?我觉得整件事情我越来越糊涂了。”
关于诅咒这件事情,我只是曾经听老爸说过,因为我祖爷爷曾经是侩子手,不小心砍了岚哥上一世的头,所以我们刑家才会在临死之前受到他的诅咒。
见我说起这件事情,岚哥皱了皱眉头,才说道:“这件事情说来就话长了,这是我上一世的事情,距离现在也快一百多年了,我的记忆有些模糊,只记得那段记忆并不是很愉快,跟我那金身雕像有关,当年我被人诬陷而死,含恨而终,死后尸身被人剁成肉泥铸成石像,因为尸身不全,我到了地府之后无法继承天师之位,只能不上不下,做一些阴差该做的事情。这些年我一直在找雕像,也在找当年陷害我的那个凶手,后来就遇到了钟家的人和你父亲。”
------------------
欲知更多精彩有声故事,扫码打开小程序,喜鹊君在后面章节等你~

转载请注明:谢振南 » 谢振南上门阴夫|第4850章-喜鹊有声